说实话,今天的美国已经被包裹在云里雾里,而透过缝隙所见,着实令人唏嘘。内部:政府欺骗硝烟弥漫;对外:舞刀弄枪威吓,离经叛道退群,无视盟友情感,政治谎话连篇。如此趋势将把美国带向何方?

7月27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享誉全球的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专栏中赫然开出标题:对自私的狂热正在杀死美国。他明确指出: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应对已经成了一件“双输”的事。所谓“双输”指的是:抗疫输了、经济也输了。

在克鲁格曼的眼中,目前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率大约是欧盟或加拿大的15倍,而特朗普所承诺的:经济会像“火箭一样迅速恢复”不仅没有实现,相反,越早、越积极重启经济的州,其就业增长形势越糟糕。克鲁格曼认为:早期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已经落后于欧洲主要国家。“因此,我们在疫情和经济面前都惨败了”。

其实,又一个严重问题已经摆在白宫台面:美国4月份开始实施的“特别失业津贴”将于7月31日到期,之后,美国失业民众将如何生存?尤其是处于社会底层的、非裔族群的命运是否会进一步恶化?据美媒报道,最近,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更加急切地采购,尤其是在黑人的日常购物清单上,越来越多地被写上了。美国全国非裔拥有者协会主席菲利普·史密斯表示:近来,该组织的年度会员正以每天2000名的速度激增。

这让人不禁联想到美国疫情爆发初期,那时就有报道说,面对疫情,美国人首先想到的不是食物和水,而是武器。如此所为,中国人很难理解,但现在看,还是生活于美国的人,更了解危难之时美国人更需要拥有什么。

不久前,在石山公园就有一群非裔民众,手持武器向白人至上主义者发起武装示威。认为,形势不太对,许多新的非裔持枪者认为外界不会帮助他们,他们只能靠自己。与之相对的是,现在,恶性枪击事件几乎每天都有。CNN在7月17日报道说,在为期两天的美国国庆假日期间,全境多个州爆发惨烈的枪击事件400多起,至少造成136人死亡。另据警方数据显示,近一个月,仅发生在纽约州的枪击事件就有223起,受害人数至少有304人。

最近,特朗普政府派出国土安全部特工和海关巡逻队协助国民警卫队协助示威,这一举动更加激怒示威民众,以致冲突不断升级。认为,许多非裔民众并无激进想法,他们持枪只是为了“生存和保护自己”。

毫无疑问,生存是第一位的,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失误是否正在大规模剥夺美国民众的生存机会?这显然也是保罗·克鲁格曼的担忧,但他是从疫情失控的角度,在他看来,美国政府的作为无异于“自我毁灭”。其原因是:特朗普及其政治同僚作为“美国式自私”的崇拜者,他们把自私神圣化,而新冠病毒揭露了他们对自私的狂热,“这种狂热正在杀死我们”。

保罗·克鲁格曼的观点是否可以理解为:美国正走在“自杀”的路上却浑然不知?7月31日马上就到了,尽管和白宫已经公布了1万亿美元的后续救助计划,但鉴于两党意见分歧,这项计划尚未得到国会的最终批准。而克鲁格曼认为,这可能意味着,美国数以千万计的工人收入会受到巨大冲击,从而损害整个经济。

其实,无论救助计划如何,美国贫富矛盾、种族矛盾、党派矛盾、内外矛盾以及实业和金融资本的矛盾等一系列矛盾已经深入骨髓,而疫情失控则使这些矛盾更加明晰、更加激化地表达了出来,所以我们需要看到:这些矛盾搅在一起并寻找各种缝隙爆发或许会是美国社会未来的又一种常态,但这样一个“病毒”,会在什么时候、以怎样方式才能消除?

Ta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